和平社区

 找回密码
 注 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23606|回复: 0

[转帖] 围龙千载酒肉香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3-9-28 12:11:3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围龙千载酒肉香
   张长兴


至今50岁以上的客家人都会有如下深刻印像——
每当有人炙酒,不但主家隆重行事,就是围龙屋的家家户户,仿佛也当盛大喜事,纷纷致贺讲好话。主家在天街或花胎,把糯米酒灌进酒瓮,围上稻草,再加谷壳,点火后,烈焰熊熊,风烟滚滚。待酒水滚开,主人用酒杓搅动。那浓浓的醉人的酒香,便随风烟飘荡到百年祖屋的家家户户。那在漫长岁月中饥肠辘辘的宗亲们,虽未见喝酒而先闻其香,在搅动着蠢蠢欲动的神经……
好戏紧接来了。酒炙好了,主家便自豪地、高高兴兴地装上一小碗,送到家家户户。我老家的围龙屋,少说也20多户人家,那就是20多碗酒——珍贵的、罕见的、如天上王母娘娘的玉液琼浆啊!那是家家赞、家家甜、亲情满满的交融和谐时刻也!
再说宰猪。那年头,村民自己在温饱线上挣扎。自己都养不活,何来喂猪?只有在过年过节,才有干饭和几块肉吃。我小时常听村民言:“谁给我几块肉吃,我就叫他爸爸!”但还是有人喂猪的。人煎熬猪也煎熬:人饿肚子猪也没好日子过——吃草吃番薯藤及菜头菜脚为主,有点粥水就是猪们难得佳肴也;所以辛苦猪也论年长时间才辛辛苦苦的大。
所以一到有人宰猪,就是祖屋大家的盛事。众人称赞,众人祝贺。那时是不准私人宰猪的:或送公社(镇)食品站宰,或食品站派人到养猪户宰。宰好了,百分之80上交国家几毛钱一斤牌价收购,剩下的才归自己。那也就那么二、三十斤归己。接着,是每家一小碗:碗底是咸菜,上面是猪血猪杂,再加三、二香喷喷的肉,兴冲冲的、笑微微的送上门。那又是家家赞、家家甜、亲情满满的交融和谐时刻也!
要知道,那是在极端艰苦的饥肠辘辘的岁月啊!单那碗咸菜,就让人流口水;何况还有肉啊!一屋就是20多碗!再说那碗酒,就是菜汤也是佳肴,何况是香喷喷的玉液琼浆啊!一家伙就要送出家家户户的20多碗啊!其灵魂深处的电闪雷鸣,其千年来先祖教戒的睦族孝悌的不容抛弃的坚守,始终是刻骨铭心而正道直行……
客家人慎终追远,作为推崇客家文化的我,总在思考其美好习俗起于何时。我老家兴宁大成村开基祖是启元(源)公夫人石氏祖婆,是南宋末年生人,元朝初开基,来自福建宁化石壁,至今700多年了。其裔孙遍布海内外,达近20万众,可谓赫赫大族也。她携两个儿子来自福建宁化,当时的宁化肯定有一家酒肉满屋香的传统:因为都来自遥远的中原,沿途需要扶持。到了聚居地,到底人丁单薄,需要统战强族,免得被它群欺凌,同样需要此传统。由此一来,乃生生不息之千年史历也。其民俗只能一直如此坚守。如果加上石壁往上溯源,其风俗起码千年以上,甚至可追溯到中原河洛的中华文化根脉。而且,不但我张氏如此,家乡的其他姓氏莫不如此。考其源,也不奇怪。翻遍各姓老族谱,莫不强调慎终追远,莫不强调睦族,莫不强调恩施族众。我再考察两姓乃至几姓世代合居的客家祖屋,同样是一家酒肉香家家也。再比较我曾生活多年的广府白话民系,他们并没有此普而遍之之民俗。故此为我煌煌客家人所专有也!
远去了黄尘古道,逝者如斯,千年瞬间。我原先200多人居住的围龙屋,如今居然空荡荡的无人在。最发达的去了珠三角,次等的到县城,再次的到圩镇,最次的也安居公路旁。最困难的,也在祖屋旁起小楼(但也只一、二家)。我临此情此景,真乃天低吴楚,空洞无物也。我今年80岁,那看着我长大的先辈均已驾鹤西去,我的同龄不过就几位但也散居四方而茫然。随着祖屋弃乡间,自1990年代后,那古老的美好乡俗便也次第消失的干干净净,真令人感慨万千!
客家先祖,何其伟大!客家民俗,何其皇皇!若是湮没,何等忧伤……
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 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站点统计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和平家园 ( 粤ICP备13078947号-1 )

GMT+8, 2024-6-16 22:18 , Processed in 0.015114 second(s), 1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Licensed

© 2001-2023 Discuz! Team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