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平社区

 找回密码
 注 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1739|回复: 0

[原创] 曾经沧海桑田 依旧白发书生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2-5-9 12:59:2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曾经沧海桑田 依旧白发书生
——
          张长兴

2007年5月28日,于几经寻访无果之后,我终于在兴宁市人民医院留医部找到了81岁高龄的、曾于1950年代中后期任永中校长的黄南山老前辈……
张:你好!老校长,终于找到您了!我叫张长兴,1957年考上永中初中部,是您的学生。受永中广东校友会委托,我主编文集《永中情怀》。今天特来专访,以宣传老校长事迹。
黄:(握手)欢迎、欢迎!
张:趁此机会,我代表您的学生和广大校友,向您表示崇高敬意,并祝您健康、长寿!
黄:谢谢,谢谢!请代我问候广大校友!
张:请问,您是在什么情况下任永中校长的呀?
黄:我家庭出身中农,1945年兴宁一中毕业,后投身革命。解放初,您在《风雨长河》书中写到的彭子健同志任罗岗区工作队长,我是他领导下的分队长。罗岗开大会的横标还是我写的啊!刚解放,人民政府没精力接收旧学校。直到1954年才腾出手来接收学校,大家见我识多几个字,适合学校工作,因此,1954年调我入叶塘中学任教,不久任副教导主任。1955年调我任永中副校长。因当时无正校长,所以我实际上是代校长,兼党支部书记,主持学校全面工作。
张:您在永中那几年印象最深的事情,或是您最想讲的话,今天不妨一吐为快啊!千万不要有什么框框与顾虑啊!反正,作为主编,我心中有数的。
黄:好的。印象最深的是,永中当时有个“特殊班”——放宽年龄,有些甚至与我年龄不相上下的,都可来此就读。比如永和区沙坪永生村有个黄锦标的同学,比我才小二、三岁,如今是七十八、九的老人了……
张:这个“特殊班”,是永中首创,还是其他学校也有?
黄:其他中学也办了的。这些大龄学生,学习十分刻苦。全班50多人,大部分老师教过这个班的课。具体课程、要求,与其他普通班没区别,质量有保证的。
我在永中时还有一个重要任务是,上面要我辅导下面的小学校长。记得在一次培训会上,我说:“工业生产周期短,容易得出经验;农业生产周期稍长,得出经验的时间也稍长;唯有教育难得出经验,因为周期长啊!效果也难一时显现啊!而且,教育价值无法衡量,无价之宝啊!教师是人类灵魂工程师啊!不同凡响啊!既然如此,要求我们老师要有敬业精神,立足长远,细心对待,搞好工作。”我这样讲,他们觉得新鲜,让人信服。
张:您对当年学校师资水平怎么看?
黄:客观地说,作为下面一间农村初级中学,永中设备一般,教师属中等水平。大家守本份,勤恳工作,升学率属中等。
张:能不能谈谈教师中的反右斗争?
黄:可以。(沉重!)当时划的所谓“**”,都不应该划的啊!是搞错的啊!但是,上面定了4%到5%的指标,不完成不行的呀?有什么办法!就是明知有错,心里不满,也只能奉命行事啊!所以,后来上面还要把林祖荫老师定为“中右”,我便坚决反对,加以抵抗……
张:您可是林祖荫老师的救命大恩人啊!如果他被打成“**”,他在漫长岁月便不见阳光而被“专政”了;教学经验需要长期的延续与积累,如果是这样,以后他也成不了梅州市名教师了!以后我见了林老师,定告诉他这则“历史旧闻”。还有,黄云老师、蓝用邦老师被逮捕,怎么回事?
黄:这我不清楚,是公安局上面查出来的,说他们是国民党下级军官、军统特务一类的问题……说起林祖荫老师,我再补充一点。有一次,我下乡动员学生正确对待升学与务农,他没看见。后来他在大会上硬说我“没去,只叫老师去”,我也不指怪他,反觉得他有“胆量”!
张:他们是潜伏特务、隐瞒历史,还是他们早已向人民政府坦白,如今“运动”一来便抓?
黄:我估计是以前交代了记录在档案上的,不是什么隐瞒下来的潜伏特务。其实,黄云老师、蓝用邦老师,表现好,工作不错,完全可以不用抓,在监控下工作即可。当然,我也水平不高。
张:听说黄云老师死在监狱里,蓝用邦老师则下落不明了,唉!
黄:我对1958年的“大跃进”、大炼钢铁便有不同看法。打乱了正常教学秩序,违反了经济规律,把师生当劳力使用,整天整月劳动,学校完全不像学校……
张;处在这样的“大气候”下,您不人云亦云,敢独立思考,如此“书生气”,难得啊!
黄:过奖了,不敢当啊!我水平不高,也说了违心话,做了违心事,为此深表内疚!然而,在不少问题上,我有自己看法,体现点文人的独立人格,这是中华文化的儒林傲骨使然。这也是我年逾八旬时人生的安慰。
即使在阶级斗争年代,我就在思考,只有继承人类文化遗产,我们才能继续发展,绝不能跨越前人文化去所谓“发展”。然而,谁来继承文化遗产呢?只能是有产阶级子女,而非劳苦大众。孔子是有钱人子弟,才有可能读书啊!才有可能创立儒家学说呀!正因为这样,我不仅对大跃进、人民公社等的“三面红旗”有不同看法,而且对最高领袖的知识分子政策有看法。
张长兴主编:
张:在那红色恐怖年代,您就敢思考,不简单啊!党的政策不就“团结——教育——改造”吗?愿闻其详。
黄:既然是有产阶级子女才能继承前人文化、智慧,那么,共产党打了天下后,为建设新中国,就要让有文化的有产阶级成员把其知识拿出来,自愿自觉拿出来为人民大众服务。然而,一解放,虽说“团结”,但没两下便是“教育”、“改造”知识分子。把人家当作异己分子,不相信有文化的人,又怎么能发挥知识分子作用呢?
张:所以,虽说“团结”,也是虚化了。中共统治大陆以来,知识分子是“一年三百六十日,风刀霜剑严相逼”,八批八斗,真够惨啊!幸好邓**解放了我们啊!
黄:所以,我长期认为,对知识分子,应该是“尊重——爱护——使用”,才是正确的。
张:怪不得当时您敢保护林祖荫老师这样的“**”,您是知与行的统一,让我辈佩服!您如果继续在学校任校长,肯定是师生之福;但也难说,您对抗不了“大气候”,“右倾”、“包庇牛鬼蛇神”、“三反分子”之类的帽子便会扣到头上!您的校长还是做不下去的,唉——
黄:您分析正确,中国国情就是这样的。解放初中央提出“巩固新民主主义新秩序”,中国应补资本主义的课,这十分正确!这原则到现在还适用,远未过时。可惜最高领袖长期改了方向,祸及中国!以后邓**的改革开放,行的还是“巩固新民主义新秩序”的那套正确理论。
张:您调离永中之后,到什么单位?您对人生有什么看法?
黄:我调到兴宁石油公司,后又到煤炭公司工作,比起许多坎坷的人来说,我还算平顺;中间虽有小曲折,也是难免的。《兴宁市煤炭工业志》就是主要由我编写的,您有空可以去读。
张:2008年是永中61华诞,请问老校长,有何寄语?
黄:请代我问候永中广大师生,请代我问候海内外广大校友,并祝永中“年年桃李,载载芬芳”!

       访问黄老校长出来,我还在久久沉思:他对真理的坚守,对思考的坚持,对人格的独立,对“以阶级斗争为纲”的漫长岁月里血雨腥风的洞明,对人生的反思与悔悟,多么值得我辈学习啊!可惜啊,真是可惜,在中国特有的“国情”下,在长期的刀光剑影的岁月里,如黄老校长这样的精英,不是太多,而是太少了,太少了!……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 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站点统计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和平家园 ( 粤ICP备13078947号-1 )

GMT+8, 2022-12-8 14:49 , Processed in 0.013456 second(s), 1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Licensed

Copyright © 2001-2021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