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平社区

 找回密码
 注 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2920|回复: 0

[贴图] 放小芳(画眉鸟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7-23 22:37:2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去年年底,突然一只鸟从阳台飞进来,停在货架上。通过微信朋友圈,朋友告诉我这是画眉鸟。当时有三种选择:喂饱后放飞;送给会养鸟的人;自己留着养。平日我一个人在这,觉得有这画眉鸟“加入”,挺好的,所以就把它留了下来,取名“小芳”。

要养它,就得让它吃好、住好。吃得好解决,到饲料店买鸡花料就可以。住的地方,有点伤脑筋,因为“小芳”它不肯在关了门的笼子里,否则会撞笼,扑腾翅膀使劲往笼子里撞,一直撞得头(皮)破血流也不停。后来,收拾好一个房间,在房间里粘好纱门,当做一个大号“笼子”。它吃住的问题解决后,主要是看以后怎么“相处”了。

画眉鸟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它眼睛周围的毛色是白的,像画了眉,很是好看,特别当它微侧着脑袋看你时。开始几天,它在房间里吃吃蹦蹦,没怎么捣蛋。有一天,我在听着电脑上放的歌曲,觉得好象有点“杂音”。把电脑音箱上的电源关闭后,这“杂音”听得清楚些,声音不大,像是有人在打低音的口哨。我循声找去,是“小芳”房间里传过来的。往里探头查看,哨声停了。见到墙角,“小芳”站在鸟笼横杆上,也正回头看我。我退出房间,不一会儿,口哨声又有了。我偷笑,原来是画眉鸟吃饱后,练着嗓子呢。

之前在电影里看到过“溜鸟”的场景:光头的阿伯一只手搓着钢球,另一只托着鸟笼在外边溜。见到鸟友,让彼此的鸟相互斗嗓子。“小芳”会进鸟笼,但当人靠近时,它就会迅速从鸟笼里退出来,不肯在关了门的笼子里呆。它不肯进笼,我没办法带它出去溜。无奈之下,从网上下载了几段画眉的叫声,从手机播放这录的鸟叫声,希望“小芳”能跟着学或激发它的嗓子。刚开始放录音时,把它吓一跳,然后它蹦跳着在手机周围伸脑袋看,似乎是想找出它的“同伴”来。一段时间后,放录音时有效果了。“小芳”叫出来的声音是比以前大、比以前响了。但它“回敬”的叫声单一,就是那两句,反复地大声地这么扯嗓子,我觉得那不是唱歌,而有点像“吵架”,不是委婉动听的鸟鸣了。

有一天,我正在电脑前打字,无意瞥见“小芳”走到电脑桌旁,侧着脑袋看我,似乎有话要说。我问它找我有什么事,它没答也没叫,蹦跳到阳台的纱门前,双腿伸直,伸长脖子,凝望着“窗外”,渴望能出去似的。见到此景,我有点惭愧,觉得鸟儿如果不能飞,不能欢快地叫,不能交到朋友,不能建立“家庭”……是挺“悲惨”的。但我心里又舍不得它,平日无事做时逗它叫几声、飞几下,挺好玩的。所以我给自己找藉口,“给它吃得好住好,比在外边流浪好多了”。我没打开阳台的纱门,没放“小芳”走。

春季时,不知道“小芳”是不是想交“女朋友”了,它变得有点烦躁,如会在窗台上反复地蹦蹦跳跳,边跳边叫。有一次,它出来房间溜达时,看到大厅的门没关,就走了出去,沿着楼梯一直上到楼顶的门前,不断地低下头瞧门底落进来的光,恨不得从门槛钻出去。想必“小芳”很想出去了,我这么想。那天,我拿着它爱吃的花生,想把它引回四楼来。但它走落几个台阶后,就舍弃花生,返回楼顶门前了。我回到四楼,在阳台上搜寻叫声来源。发现对面楼顶,停有一只鸟儿在鸣叫着,声音较单一。是不是“小芳”被这叫声所吸引?我想不到好的办法让“小芳”回来,就拿个盒子装了些水,放到楼顶附近,让它继续在那呆着吧。那晚,“小芳”是站在楼顶楼梯扶手上睡觉的,拗着没回到房间来。

第二天,“小芳”见到来找它的我,有点儿高兴,往我这里蹦了蹦。我拿装有鸡花料的盒子,把它给引回到房间里。“离家风波”是平息了,但觉得还是欠着“小芳”点什么。如果人心都是向善的,那我不应该阻止“小芳”去求偶,去寻找“幸福”的,但心里总是有点舍不得放它走。为了表示“决心”,对来访的同学说,“等喂完这袋鸡花料,就放生它。”我摸了摸胶袋里的鸡花料,还有挺多的。还特意代“小芳”写了一张“申请书”,大意是画眉鸟自愿放飞。签名处画了只小鸟,日期是长期有效。有几次,我把这“申请书”和印泥放到地上,假设“小芳”能用脚踩到印泥上,然后再踩到纸上,印出爪子印来,马上就放飞它。觉得这么一来,放飞是“天意”,不可违。但“小芳”没在纸上摁出爪子印。我急了,条件放宽到哪怕在这“申请书”的纸上留下一坨鸟粪来,也算是它“签名”了。最后,“申请书”还是在台上放着,“小芳”没签名。

时间过得很快,约一个月后,我倒鸡花料时见底了,是时候放飞了。昨天我把胶袋里的所有鸡花料都倒出来。哪怕是在胶袋褶里藏着的一、两粒,都要用力抖出来,仿佛要证明时间是真的到了,并不是我赶着要“小芳”走。倒齐鸡花料,我还把房间里平时“小芳”没站的杆子和纸箱拿出来,要收拾一下了。边收拾边感慨,这么快,“小芳”在这大半年了。今天上午,我把煎蛋切好给“小芳”吃,还“大方”地放三、四颗花生(平时是只给一个的)。我看着低头啄食的“小芳”在想,它不知道今天为什么没鸡花料吃,它也不知道这可能是它在这里吃的“最后的一餐”了。

大概在中午一点多时,我看到地上没煎蛋了,就打开房间里的纱门,打开阳台的纱门,打开厅门,打开楼顶的门……就是说,现在“小芳”它可以“放飞自我”了。我不想伸开双手来吓它,来赶它走,这有点“残忍”,不是吗?我想等它自己飞走。我退出房间门,“小芳”蹦跳着出了房间;我退到了客厅,“小芳”蹦跳着出了厅门;我走出厅门,“小芳”蹦跳着上了楼梯;我跟着上了楼梯台阶,“小芳”蹦跳着上了更高的台阶……向着最高的楼顶门蹦跳着……。

我想多看“小芳”几眼,所以一路跟着上楼梯台阶。跟到楼顶的转台处,它停了下来,看到那铺满了晒的花生,可能肚子饿,啄了只花生来吃。我觉得好笑,这小不点,到了“自由”的关键时刻,还要嘴馋咬个花生。它将带壳的花生咬着,放到下边的台阶上,嘴脚并用,先啄开花生壳,再将花生仁扬出来,跟着啄花生仁。看它吃得津津有味,好像把飞向“自由”的事情给忘记了似的。我怕影响它,所以回到四楼,留着“小芳”在那。之后,我在四楼,见了两个来应聘的人。期间,我摁着想去找“小芳”的心思,想来这会儿,它应该“翱翔”的蔚蓝的天空里,自由欢叫。约四点半时,我忽然发现楼梯一个黑影掠到门前,定眼一看,“小芳”,我情不自禁地喊它。它站在门边,伸长了脑袋,装模作样地在啄墙上的东西,眼睛却似乎往我这里看,“嘿,老哥!”。它从楼顶的楼梯回到四楼来了,哈哈。我很高兴,赶紧从盒子里取出一个瓜子,喊了它一声,把瓜子扔到厅里的地上。“小芳”听到熟悉的瓜子壳着地清脆声,蹦跳着从楼梯回到厅里。这小家伙,自己回来了。

再次为房间里的盒子加满水,“小芳”回到房间,蹦跳到盒子前,接连仰嘴喝水七、八次。看着“小芳”的动作,觉得是那么熟悉。几个小时前,以为这一切会成为记忆。我转身,拿起一块钱,换好鞋,要去买鸡花料奖励“刘小芳”——这次为它加上了姓,因为觉得它跟我差不多……

图1:画眉鸟说,“老哥,能否放我出去?”


图2:画眉鸟凝望窗外,“……若为自由故……”


图3:画眉鸟说,“如果不放我走,我就在这里挂着。哼!”


图4:画眉鸟的放飞“申请书”


图5:画眉鸟准备出门了,“嘿,老哥,我要溜走了”


图6:画眉鸟蹦上台阶


图7:画眉鸟啄食带壳花生


图8:画眉鸟回来了,“嘿,老哥,我能进来了吗”


图9:画眉鸟啄食瓜子
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 册

x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 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站点统计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和平家园 ( 粤ICP备13078947号-1 )

GMT+8, 2020-8-12 03:21 , Processed in 0.016915 second(s), 1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Licensed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